必威备用网址

内容检索:

资讯 > 墨语人生 > 正文


墨语人生——专访著名青年书法家、兰亭奖获得者孙冲
2018-11-15 17:03:10   来源:   

许蒙:孙老师好,很开心和你相约在“墨语人生”,你是《书画宿迁》平台自带粉丝的书画家之一。首先,请孙老师和网友们打个招呼。

 

孙冲:许蒙好,各位朋友大家好,很开心接受《书画宿迁》的专访。《书画宿迁》是我们本土书画家的自己的平台,几乎每期文章我都会浏览。通过这个平台可以全方位的了解我们宿迁的书画家和书画艺术动态。“墨语人生”这个专栏是很有特色的,它通过图文结合的方式为广大书画爱好者呈现。

 

许蒙:当初在起这个专栏名字的时候听取了很多书画家的意见,他们也觉得这个名字起的不错。或许,今后我们还会为这个栏目出本书呢。请教孙老师你对你的墨语人生有着什么样的定位呢?或许这个问题有点宽泛,你也可以根据这个栏目名称谈谈你的理解。

 

孙冲:我是这么理解“墨语人生”的,如果把“墨”比做我们书画家,那么“语”就是和书画家对话。这里的“语”有两层含义,一是,《书画宿迁》平台和我们这些书画工作者对话,二是,我们这些学习书画的人和古人对话。第一种对话是加强网友和书画爱好者对书画家的了解;第二种对话是丰富书画家自己的艺术修养。

艺术是需要分享的,在不断地分享中得到理解和感悟。

 

许蒙:孙老师的理解很到位,也很透彻。我是最近几个月才喜欢上书法的,很快就进入“痴迷”的状态。孙老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书法的呢?说一、两个你对书法痴迷状态下的场景。

 

孙冲:我真正走向书法道路2002年的4月5日,那时候我还在双沟酒厂工作,刚从办公室秘书的岗位调到酒厂工会。直到现在我也很感激双沟酒厂,双沟给我了我一个比较宽松的工作环境。那时候,除了做好本职工作之外,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书法学习中了。回想起来,还是挺感慨的。那种对艺术的追求能够让人达到忘我的境界。

 

 

许蒙:环境的确很重要,我现在每天晚上读一个小时的书,练习一个小时的毛笔字。读书习字真的可以养性养心。

 

孙冲:2002年的12月份,我在双沟酒厂举行了人生的第一次个展。那次展览展出了我59件作品。

 

许蒙:这次个展距离你真正练习书法才8个多月啊!

 

孙冲:我对于书法的喜爱是自小就有的,我小时候有点书法童子功,当时练习的是“柳体”。小时候就有一个想法,把颜真卿、柳公权、欧阳询、赵孟頫,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楷书四大家的书体进行融合,后来我也朝这方面去努力了。我在双沟酒厂工作了12年,自2002年开始,每逢“五一”、“十一”这样的小长假,我都会沉浸的在书法的海洋里。不洗脸、不刮胡子、不刷牙,除了吃饭睡觉,每顿饭我只用十来分钟时间。其他时间全部都用在练字上了,每天练字都在16个小时以上,持续不断。

 

许蒙: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孙老师,你感动到我了。只有真正爱书法的人才能做到这样。

 

孙冲:所以以前我和你说过,你现在临的《多宝塔》要尝试把字形变化一下,等过段时间我再和你说怎么变。现在先把线条练习好,要不间断的去练习,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要持之以恒。每个书法家的作品呈现出来的面貌,是付出的汗水和智慧的全部体现。

 

许蒙:是的,书法的无穷魅力值得我们去付出,值得我们去钻研。

 

孙冲:我选择书法作为自己一生的挚爱,是从内心深处喜欢。兴趣是最好的老师,当然了,这种兴趣也是在不断的练习中加深的。2003年,我第一次投展览,记得是中国第二届行草书展,那时候,宿迁的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只有两个人,说实话,当时我还不敢奢望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。2003年9月份在中国书协和别克君威联合举办的一次展览中,我的一幅行书作品获得优秀奖。第三次投展是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展,当时也入展了。

 

许蒙:你第一次投国展就入展了!

 

孙冲:是的,这个时候,我已经达到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的标准了。时至今日,要是按照现在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入会标准,以我入展获奖的次数,可以入20多次中国书法家协会。前面几次的入展给了我信心。后来我不停的投展,我觉得,在当下一个书法家或者书法爱好者的成长和展览有着很大的关系。每当展览来临的时候,你会考虑,用什么样的形式、书体去投展。创作的过程其实也是一种思考的过程,你会在一次又一次的思考和创作中,不断地总结,不断地思考,从而,不断地提高。所以,我很感谢展览,没有这些展览,我的书法之路或许也不会像现在这样。在这里,我还提倡,我们的书法家还是要不停地投展,只有不断地投展,才能不断地提高自己的书法水平,丰富自己的书法面貌。当代书法一定不能“养在深山无人知”,一定要把自己的作品让而更多的人看到。不断地听取其他人的意见和建议,并在此基础上不断地完善自己的作品。

现在人对书法家的要求是非常高的,一个书法家如果三年保持一个面貌,或许还可以接受,如果五年到十年你还是以前的面貌,一直都是“穿新鞋走老路”,那么会给人一种什么感觉呢?江郎才尽,你没有潜力可挖。所以,我也号召青年书法家要不断地改变自己的风格,要勇于探索,善于探索,要在自己思维最活跃的时间段里,不断地丰富自己的创作语言,让自己的作品变得有血有肉有风骨,用你的笔墨赋予书法生命。

有一句话叫“行百里者半九十”,坚持,说着很简单,做起来很难的。

 

 

 

 

许蒙:你曾获得第二届书法兰亭奖二等奖,聊一下,当你得知自己获得兰亭奖后的心里状态。

 

孙冲:我获得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二等奖,我的运气比较好,也可能是我所探索的那种风格让评委眼前一亮。因为没有人这样写,而我想到了,一位书法家要想别人之未想,做别人之未做。千万不要千篇一律,要跳出来。

我是2006年的10月份获得兰亭奖的,主办方通知我参加兰亭奖的现场考试,我想考就考呗,反正我是一个新人。我到了之后发现其他人都在相互打招呼,而我一个人也不认识。我心里想最差也会是个提名奖。结果文化考试也很好,现场笔试也很好,所以获得了二等奖。

其实兰亭奖对我来说,只是我学书上更高的一个起点罢了。书法没有终点,只有起点。如果获得一个大奖就沾沾自喜的话,那么他的艺术生命就戛然而止了,他以后所有的道路都在“吃老本”, 所谓:“笔墨当随时代,笔随时代见精神”,书法要和时代的节奏合拍。中国书法太精深,太博大,在中国书法面前,我们都是小学生。中国书法是绵延不断的,我们要以毕生精力去爬这座山。总之,脑袋要指挥手,学习书法要“眼高手高”,这是书法的最高境界。在这条道路上,我们要不断地更新自己的思维,要让自己的作品跟上时代的步伐。

获得兰亭奖,对于一个书法家来讲是终生受益的。获奖前后,心态肯定是有变化的,毕竟我正式练字刚四年。其实我这四年付出的勤奋和汗水要比很多人十年、十五年还要多。让荣誉幸运降临的时候,你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,这是最重要的。不能把兰亭奖作为一个资本,而荒废了要在自己作品中赋予更深刻的内涵。说一句实话,第一届、第二届的兰亭奖得主的作品有的已经跟不上时代步伐了。检验一个书法家最好的方式就是作品和时间,书法家一定要用作品做说话,书法家又不能靠脸吃饭。

 

许蒙:孙老师本可以靠嗓子吃饭的。

 

孙冲:爱唱歌对书法也是有帮助的,书法要有节奏感,就像你为我写的书评里说的那样要有音乐性。

 

许蒙:想问下孙老师,如果哪天你没有临帖,没有创作,会有一种什么感觉?是不是觉得少了些什么?

 

孙冲:书法,已经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了,其实我的生活就是书法。如果我今天没有写字,会觉得有一种亏欠。所以长期临池是一位书法家最基本的功课。所谓“拳不离手曲不离口”。

曾经听过一个故事,说,一个人养了一群天鹅,但是这个天鹅想飞走而飞不走,我就问这个人为什么飞不走,这个人就说,天鹅要有足够长的水面去滑翔才能飞起来。这种滑翔就好比是我们书法家在打基础,当天鹅滑翔足够长的水面,就是一个书法家“薄发”的时候。

 

许蒙:我很认同,厚积才能薄发。对于线条和结构的关系,有人说线条为上,有人说结构为上,你怎样看? 

 

孙冲:我一直认为书法是线条的艺术,所以我主张线条为上,形质次之。线条,说容易也容易,说难也难。可能对于天赋好的人来说,线条的用笔可能学一个星期就会了,当然这要在老师的指导下完成。对于书法天赋稍差的可能需要三、五年;对于没有天赋的可能一辈子也学不会。线条的质量更多的表达在篆书、行书、草书和隶书上,在楷书上大字有所要求,在小楷上用的比较少。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写了一辈子都是“任笔为体,下笔无由”。这样写只能是闭门造车,自娱自乐,永远都上不了一个高度,一辈子都在重复书写错误。

我也曾讲过,什么是好线条,有的人把墨沾满了也写不出来,因为没有把笔锋调整到好的状态,什么是好的线条,线条有涩感,要“涩式逆行”。线条的两边要有“虫蛀状”。还要在线条上表现出“雨打沙滩万点坑”,所以说,书法艺术在某种程度上和自然万物也是相通的!

 

许蒙: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?

 

孙冲:就是你在往前行笔有股阻力,你要冲破这种阻力继续往前走。很苍、很涩、很老辣,宁拙勿巧。五种书体的用笔是相通的,只不过稍作微调就可以了。为什么有的人可以写小字不能写大字?还是线条没过关。一个优秀的书法家,一定是能把线条运用到他的各种书体中。

 

许蒙:是的,很多书法家好像只能写一两种书体。

 

孙冲:还是悟性不够高吧。当然,我现在也提倡“专”、“精”,这种“专”、“精”一定要有时间限制的。每种书体都有他独特的美,书法其实是最容易的,每个人都能写。但是书法也是最难的,书法难在什么地方呢,他用白纸黑字,表现出多种美,音乐的、美术的、舞蹈的等等不同的美。所以书法被称为叫无言的诗、无行的舞、无图的画、无声的乐。

 

 

 

许蒙:我觉得学美术遇到瓶颈时需要用书法来破,书法遇到瓶颈时需要用哲学来破。

 

孙冲:你说的对,我们学习书法要想达到某种高境界,一定要有深厚的文化知识修养来做基础。

 

许蒙:我对你平时的日课很感兴趣,你平时习书,是一种怎样的练习方式?一天大约写多长时间,其中临帖和创作占的比重大概是多少? 

 

孙冲:有一句话叫:“一天不临帖,自己知道;两天不临帖,身边的朋友知道;三天不临帖,全世界都知道。”我现在的临帖方法我认为是一种高效的临帖方法,我把它定义为融会贯通。你要善于抓住他的特点,同时你也要灵活运用。我获得兰亭奖时使用的那种风格,其实我只用了二十分钟就悟到了,实践很重要,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你要高效的去学习,第一你要会记,第二要融会贯通,第三要会用,会灵活的用。我们会看到有些书法家临的很好,但是创作时就差的很多。

我提倡要高效临帖,活“临” 活“用”。临了就一定要会用。临和用的对接太重要了,要对接好,不然二者永远是分离的。

 

许蒙:古代书家中你最喜欢谁? 为什么?

 

孙冲:王羲之被称为“书圣”,是很多书法家顶礼膜拜的高峰,当然我也是。我喜欢王羲之的理由,并不是他给我们留下了一部《兰亭序》和他的其他优秀作品,而是因为王羲之的存在让我们知道了原来中国书法可以这样的美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王羲之让你知道什么是中国汉字之美。

 

许蒙:孙老师诸体皆善,你最喜欢哪种书体,平时写的最多的是哪种?

 

孙冲:目前写的最多的是楷书和行书。我的每种书体都上过中国书协主办的展览。现在喜欢楷书多一些。当时获得兰亭奖的书体是楷书,所以很多人都认为我楷书是最好的,其实很多人也喜欢我的行书。

 

许蒙:我就是其中之一,孙老师的行书流畅自然,真是如行云流水一般。

 

 

 

孙冲:我以隶书入展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展。学历隶书的过程挺有意思的,我把自己关在家里一个月,这一个月每天临一种隶书名帖。我喜欢给自己定目标,比如我攻那种书体,给我一个月的时间,一定要达到某种高度,我是要给自己定目标的。对于篆书,我写的是最少的,但是我能熟练掌握笔法,一出手就有感觉。

 

许蒙:这就好比是一位马拉松的选手,他会把整个行程进行细分,然后逐个击破。

 

孙冲:这个比喻很好,很形象。

 

许蒙:对于书法,你希望六十岁的时候达到的理想状态是什么样子? 

 

孙冲:六十岁之前我不会让自己的书法有一种固定的模式,但是六十岁之后,我最少要让自己在五年之内有一个固定的面貌。在衰年求变化,其实是很难的。如果一个书法家的书法生命是五十年,那么前四十年但是在不断的临帖,不断的和古人对话,而后十年才是厚积薄发的时候。

 

许蒙:有一次我们一起去参加一场书画活动,在车上我们聊到了在书法创作中的“瓶颈”,当时我问你最近的一次瓶颈是什么时候,你的回答是获得兰亭奖后向“魏碑”转型的时间段。当时由于时间关系没有展开来聊,今天我们就这个话题展开来聊聊。首先,你理解的瓶颈是什么样子的?请孙老师具体说说。

 

孙冲:我从获得兰亭奖那种书体向魏碑转,是因为那种书体写不大,我知道自己的短板之后就立刻转型了。在转型的这段时间遇到了瓶颈。通过之后几年的探索,为了检验自己的魏碑学习成果,我投了几个展。我的魏碑作品先后获得了全国第二届手卷书法作品展最高奖,全国魏碑书法大赛一等奖,第二届江苏书法奖最高奖。获奖,说明我的探索之路是可行的,这种探索的过程是得到大家的承认的。

在魏碑这条道路上还有很长很的路,我也会一直走下去。生命不止,奋斗不止,用手中的毛笔,不停地绽放自己生命的光彩。

 

 

 

许蒙:《墨语人生》栏目有个保留节目,就是请书法家用一段话总结自己的学书体会。

 

孙冲:书法艺术无止境,认准了这条路,爱也是她,恨也是她,成也是她,有可能败也是她。但是,到最后你会体会到书法的精神,你会体会到生命的意义,你会觉得学了书法,在世上走一遭,很值。

 

许蒙:感谢孙老师的时间,今天下午我们用一个多小时聊书法,孙老师分享了很多干货。有些观点很新颖,值得借鉴。这些观点都是孙老师通过实践总结出来的。

 

孙冲:学习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谢谢许蒙,也祝福你在书法上收获快乐。

上一篇:墨语人生——专访著名青年画家、必威备用网址美协副主席兼秘书长臧成贤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